我要睡遍天策府。

【苍策】师道(1~5)

·= =第三次被屏蔽了。再被屏蔽我也没办法了。想狗带。

·我爱狗血。

·情话满级苍奈何不会狗语,对面的哈士奇表示听不懂。

·下一发完结。5的一小部分放微博了。链接走评论。

·食用愉快。

1
薛应 11岁 x 李严 19岁

 

“师父父~”一声奶音传来,就算是雁门经年的雪都能被暖化。

 

可这里是北邙山,不是雁门关,没有四季连绵的飞雪,只有无尽的寒风和黄沙。

 

孤独和萧瑟是这里必不可少的东西。

 

而对身在充满粗话和汗臭的军营里的铁血汉子们来说,一位温...

你x天策

一只男神策。从与妻书出发,然后自由发挥成这样……
恢复前的小练笔。
食用愉快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十七岁的少年,意气风发。

他骑着里飞沙,提着红缨枪,面前是千军万马,身后是枯骨黄沙。

眼中存得是大唐锦绣山河,肩上负的是百姓生死存亡。

他从未奢求过什么,他只想用手中长枪,护住你和这盛世罢了。

他也从未畏惧过什么,只是收到你生病的信时,心中猛然涌起害怕失去一个人的感情。

你已卧床难起,便央人代笔写信告他,无须牵挂,自己早已备好醇酒待他归来。那时,桃花烂漫,你会穿着大红的嫁衣在门口等他。

他依然每月寄一封家书,一边询问着你的安康,一边报着战事的...

我的须须弯了(下)

·舍不得死军爷
·虽然不可以吗最后一章没放,但在这篇里提前交代了
·又是没有军爷的一年。但新的一年会依旧爱着天策府
·食用愉快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来,喝口酒我们继续。

诶?你不喝酒?为什么?啊,酒量小是吧。这倒和那家伙挺像的。他也不能喝,一杯倒的那种。记得有次庆功宴,都叫他不要来,来了还非要帮我挡酒,结果硬撑着喝了几杯直接倒我身上。完了还是我扶他回去的。真是的。

不过他替我喝酒的样子还挺帅。

咳,扯远了,扯远了。讲到他说追我是吧。他这话对我的冲击挺大的,我懵了好久才缓过来。现在挺后悔我...

我的须须弯了(上)

.唐策后续
.两发完结
.前文有肉
.以及我为什么永远追不到军爷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小子,新来的吧,过来,爷跟你讲个故事。

什么?你还有事要做?那又不关我的事。反正今打了胜仗,爷开心,你不听也得听。

话说这人呐,一旦老了,就想拉个年轻的家伙讲讲自己以前的破事,开心的,不开心的,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想说出来,生怕哪一天记不住了。

你问我多大?啊,好像也应该40有几了吧。我不知道自己生辰。

对,我是个孤儿,父母都死在战争中。恰好天策军路过,我那个爱好收破烂的师父就顺手把襁褓里的我捡了回来。

我从记事起就在天策了,后来的日子就每天读读兵书,跟师父练练枪法什么...

不可以吗(四)

本打算考完试一口气更完两章的,因为字数不多。但似乎真的很久没更了,为了攒点人品还是发一章出来吧。下一章就是完结了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叶卑出了里屋,换下红服,又命下人拿了坛酒,拖着步子走到后院的银杏树下的石桌旁独饮。

一酒解千愁,奈何愁上愁。

第一杯,醇香的酒气萦绕在唇齿之间,缱绻缠绵,挥之不去。

他想起第一次在这棵粗壮的百年老树下遇见李雳的情形。单薄的身躯缩成球状,呜嘤嘤地哭着。明明无助难过得要命,却努力做出一副没关系的表情。

第二杯,酒香跃上舌尖,遂品其味。春水的清,春风的柔,后知后觉又有春林初盛之后劲,令人贪念。

他曾随队行商路...

不可以吗(三)

试着空行,不知道看起来会不会舒服一点。
献上连肉渣都算不上的擦边球。
食用愉快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李雳是在十一月初回到扬州的。

刚落脚不过三日,就有藏剑山庄的人送来请帖,邀请他在月末时参加叶卑少爷与叶昔莺小姐的婚宴。

拿过大红喜帖的李雳看完后便苦笑着将它放入抽屉深处。

那喜帖的红,红得太过刺眼,红得太过锥心,他没有勇气再看。他害怕他会犹豫,会反悔。

这是叶卑的幸福。李雳不断重复着这句话。

可他仍然无法阻挡回忆的沙漏一点一点的流下,逐渐填满他的心。

他还是回想起许多年前的事。

因为父母的离世,刚被叶老爷接到藏剑山庄的小李雳曾偷偷蹲在树底下哭,结...

吃肉(关于驯养好一条狗的故事)

我很难过。昨天发了后就被lof给屏蔽了。

后半部分走链接。
狗策名字和另外那篇文没什么太大关系。
食用愉快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李行已是一个风流的男人。虽然他是一名天策将士。
但谁规定天策将士不能风流成性呢?
而李行已平时也没什么爱好,就唯独喜欢去风花雪月的场所找乐子,所以这长安城的妓院没他不熟的。
即使他的师兄再三教育过他,这方面要收敛一点,免得精尽人亡。但他觉得自己一个大好青年,前途广阔,性欲旺盛,干嘛要委屈自己活得像个苦行僧呢?
至于李行已在这方面的喜好也没什么特别的,性别也无所谓,只要在床上能任他折腾的就够了。
是的,他唯有一忌,就是不当下面的。
任人...

不可以吗(二)

第二章
沉默是一个永远解不开的迷。
所以李雳不明白叶卑的沉默里包含着什么。也许他只是不想回去成婚,或者他是在关心他上战场的事。
出征的号角吹响,吃紧的战事没有给李雳多余的时间。第二天一早,李雳就随军至前线作战。
出征前,李雳跟自己说,一定要活下来,活下来回去看看叶卑是否幸福再离开。
于是,即使毒箭入背,银色的铠甲被鲜血染红,他就算爬,也要爬回扬州的那间小屋。
一次,狼牙军的大刀深深陷入他的右肩,长枪落地,他却猛地咬向狼牙的脖子,活生生撕下一块肉。惊恐的狼牙松开大刀,捂着冒血的伤口惨叫,下一刻,李雳就用左手捡起长枪刺穿狼牙的心脏。
后来他的战友说,他回来的时候嘴上和身上全是血,像一个食人的恶煞,还有他那深见骨...

不可以吗(一)

一个普通的小故事。可能会有点长。我也不知道我多久会更。以及tag打all策只是因为个人爱好,不代表本文有all策情节。下章可能要开车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“嗯...啊...”听见屋内传来的娇喘声,李雳只能识趣的垂下正准备敲门的手,转身倚靠在门旁。
“唉......”从收到信那天起,每次他来找叶卑,都能撞见男欢女爱或者男欢男爱之事。
他们之间的隔阂,似乎也越来越深了。
是应该好好谈谈了。
“咔...”雕花的木门突然打开,出来一个面带潮红的万花弟子。当他看见李雳站在门口时,脸一下就红到脖子根,顶着凌乱的长发落荒而逃,也不顾什么衣衫不整。
“你还要在那傻站多久。

嘛...随手拍...拍的不清楚...安顺屯堡...美美哒...

© 白爪子的黑猫 | Powered by LOFTER